语言

 

中文

 

English

 

CopyRight  © 2017 中科聚信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46623号-3

绿色信贷对我国银行财务绩效的影响研究——之一

来源:
www.scai-global.com
发布时间:
2019/05/20 10:50
【摘要】:
金融市场结构变化对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影响

作者:张琳,经济学博士,讲师,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

廉永辉,金融学博士,讲师,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

本文来源:《金融监管研究》2019年第2

 

摘要:随着绿色经济的快速发展,商业银行逐步增加了绿色信贷投放力度,以期在满足绿色融资需求的同时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本文系统地梳理了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的作用机制,并基于2007—2017 年我国29家商业银行的数据,实证检验了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的 异质性影响。实证结果表明:绿色信贷占总贷款比重上升有助于提高商业银行的净息差;对规模较小、流动性水平较高的银行而言,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的改善效果更强,但资本充足水平对绿色信贷和财务绩效的关系并无明显影响。本文研究为商业银行积极开展绿色信贷业务提供了经验依据,并且从鼓励中小银行发展绿色信贷、推动绿色信贷资产证券化和绿色金融债发行、降低绿色信贷风险权重等方面,为进一步推进绿色信贷发展提出了具体建议。

 

关键词:绿色信贷;财务绩效;银行异质性

 

一、引言

绿色信贷是促进绿色经济发展的重要金融手段。在我国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体系下,商业银行发挥着重要的资金配置作用。通过实施绿色信贷政策,引导资金从高能耗、高污染的企业退出,更多流入绿色产业,有助于加快经济绿色化转型和培育节能环保领域的新经济增长点, 对于提升我国经济发展质量和增长潜力均具有重要意义。

 

鉴此,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和指导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的政策:2012年和2015年,原银监会先后发布了《绿色信贷指引》 和《能效信贷指引》;2016年8月,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绿色信贷”。在政策推动下,我国绿色信贷发展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整体水平仍然偏低,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绿色融资需求。

 

在商业银行追求盈利目标的前提下,要想激励商业银行更好地执行绿色信贷政策,必须首先确保绿色信贷有利可图。那么,开展绿色信贷如何影响我国商业银行的财务绩效呢?不同特征的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影响又是否存在差异?研究上述问题对于评估绿色信贷的经济后果、完善商业银行绿色信贷激励政策具有重要意义。

 

理论上,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存在正反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有助于提高社会声誉、实现差异化竞争、管理环境风险,进而对银行绩效产生积极的影响(何德旭和张雪兰,2007);另一方面,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会增加其经营成本,同时由于绿色项目的正外部性特征导致其收益率可能偏低,不利于银行提升财务绩效(陶茜,2016)。既有的实证研究对于我国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如何影响财务绩效并没有得出统一结论。李苏等(2017)、孙光林等(2017)、何凌云等(2018)发现,绿色信贷能够提升财务绩效;而李程等(2016)、胡荣才和张文琼(2016)却发现商业银行实施绿色信贷政策后,绩效有所下降。

 

上述结论的分歧可能与研究样本有关:一方面,既有文献研究样本偏小,往往只能覆盖部分上市银行,由此得到的结论,稳健性和代表性较弱;另一方面,不同样本银行的微观特征存在差异, 而这些微观特征可能会影响绿色信贷和银行绩效的关系。因此,本文(系列文章)将使用更为全面的样本考察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的影响,并着重分析银行微观特征对二者关系的调节作用。

 

具体而言,本文(系列文章)利用2007—2017年我国29家商业银行的数据,实证检验了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的影响及银行微观特征在其中的调节作用。研究结果显示:一方面,绿色信贷余额占总贷款的比重上升能提高银行净息差,说明绿色信贷有助于改善银行的财务绩效;另一方面,对于规模较小和流动性水平较高的银行,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正向影响更大,但是资本充足水平不同的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并没有明显的绩效差异。替换关键变量和变更研究样本等,均支持本文研究结论的稳健性。

 

上述结论意味着,我国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和流动性宽裕的银行,应重视绿色信贷的经济效益,积极投放绿色信贷;而监管部门则可以考虑将环境风险纳入银行资本充足率管理,设定针对绿色信贷的差异化资本管理条例,以激励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

 

本文的贡献在于,为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具有正面经济后果提供了经验证据,同时,明确了规模、流动性和资本充足率等银行微观特征对绿色信贷经济后果的影响。与既有文献相比,本文研究具有如下特色:首先,采用了更为全面的样本研究绿色信贷对银行绩效的影响。现有实证文献样本较少、结论缺乏代表性;而本文广泛搜集银行社会责任报告、财务报告等资料,筛选出详细披露绿色信贷信息的商业银行,包括大型商业银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使研究结论更具说服力和普遍性。其次,考察了不同规模、资本充足率和流动性水平的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异质性影响,研究结论更丰富、也更具针对性。最后,通过考察绿色信贷对净息差的价格效应和规模效应的影响,揭示了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的作用途径。

 

二、文献综述及理论分析

 

(一)绿色信贷影响财务绩效的实证研究

 

对于绿色信贷如何影响银行财务绩效,国内实证研究形成了以下三种观点:

 

一是开展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有正向影响。李苏等(2017)以2011—2015年16家上 市银行为样本的研究发现,绿色信贷余额与银行资产收益率正相关;孙光林等(2017)根据 2008—2016年5大国有银行季度数据,发现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能够降低不良贷款率、提高净利润和非利息收入;何凌云等(2018)基于9家上市银行的数据发现,商业银行绿色信贷能 够有效提高总资产收益率。

 

二是开展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无明显影响或者有负向影响。胡荣才和张文琼(2016) 以2009—2014年14家商业银行为样本的研究发现,银行开展绿色信贷会增加单位营业成本、降 低单位营业利润;周再清等(2017)对《银行业环境记录报告》披露的16家上市银行在2010年和2013年的绿色信贷综合表现指标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当期绿色信贷发展好的银行,后期 财务绩效并没有明显改善,反而是当期财务绩效高的银行后期绿色信贷发展更好。

 

三是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影响随时间推移而改变。郝清民等(2016)以2007—2014年我 国12家上市银行为样本,借助灰色关联度和相关分析发现,多数银行发展绿色信贷可提高经营 业绩,且部分银行绿色信贷与第二年的资产收益率的关联度要比第一年高;李程等(2016)利 用2005—2012年16家上市银行数据的研究表明,商业银行实施绿色信贷政策后绩效有所下降, 但这种负向影响随时间推移会减弱。 国外的实证研究中,直接检验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影响的文献不多,多数文献考察的是商业银行采纳赤道原则(Equator Principles)1对其财务绩效的影响。Scholtens和Dam(2007)对比分析了27家“赤道银行”和57家“非赤道银行”的财务数据,发现采纳赤道原则的银行需要承担额外成本,因而营业利润更低。Finger等(2017)基于2003—2015年全球78家赤道银行 样本,考察了在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中,商业银行采纳赤道原则与其财务绩效的关系。

 

结果表明:在发达国家,绩效较差的银行更愿意成为“赤道银行”,且在成为“赤道银行”后利 息收入和净资产回报率都有所上升;而在发展中国家,绩效较好的银行更愿意成为“赤道银行”,但在成为赤道银行后贷款增速和利息收入增速均有所下滑。

 

总之,既有文献为继续深入研究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的影响提供了良好基础,但其研究样本偏少、结论分歧较大,且没有考察不同微观特征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差异性 影响。鉴于此,本文将全面梳理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的影响机制,并重点分析银行异质性特征在其中的调节作用。

 

(二)绿色信贷影响财务绩效的理论探讨

 

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有正负两方面的影响。正面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 方面:

 

第一,获取差异化竞争优势。Siegel和Vitaliano(2007)指出,差异化经营是最主要的竞争战略之一,而承担社会责任可以帮助企业实现与同行业内其他企业的差异化。绿色信贷确实 有助于商业银行树立环境友好形象,增强其特色。但从商业的角度看,开展绿色信贷更有助于商业银行抓住绿色产业的发展机遇,获取差异化竞争优势。随着环境保护政策的强化以及公众环保意识的不断加强,绿色低碳产业作为我国战略新兴产业将迎来快速发展期。因此,绿色信贷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特别是在“两高一剩”企业贷款逐步缩减后,其有望成为商业银行新的利润增长点。

 

在目前银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绿色信贷发展不足的情况下,商业银行在合同能源管理融资、碳资产抵押融资等新领域开拓市场,可以获得先发优势、增强绿色金融品牌知 名度,从而抢占优质绿色项目,提升绿色信贷收益。

 

第二,树立良好的社会声誉。利益相关者理论认为,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可以提高声誉,并 有助于和各利益相关者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来实现长远发展(Freeman和Evan,1990)。商业银行投放绿色信贷是承担环境保护社会责任的主要体现,能够提升社会声誉,特别是树立绿色声誉,从而获得更广泛的关注环保的利益相关者的支持和资源。

 

一是获取具有较强环保意识的客户支持。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公众环保意识不断提升,具有良好绿色声誉的银行能更便利地 开展各类绿色金融业务,如绿色理财、低碳信用卡等,从而吸纳更为重视生态环境质量的客户资源。

 

二是获取资本市场绿色投资者的支持。银行通过增加绿色信贷投放向外界传达了其重视 环保融资业务且业务能力较强的信号,从而有助于吸引绿色投资者,并更易以较低利率发行绿色债券,降低融资成本。

 

三是获取政府监管部门的支持。张兆国等(2013)指出,承担社会责 任有助于获取政府监管部门的支持,银行投放绿色信贷支持了国家绿色发展战略,会受到政府部门的财政鼓励和资金支持。比如政府会对部分绿色项目贴息,从而提升了绿色信贷的资产收 益。央行已将优质绿色贷款纳入中期借贷便利的担保品范围,从而增加了银行获得低成本资金 的渠道。

 

第三,降低环境风险。企业因环境问题引发的法律制裁和不良社会影响,会给企业造成经济损失,并可能间接导致向该企业发放贷款的商业银行风险暴露增加。具体表现为以下三方面风险:一是信用风险。企业排污不达标,会受到停业整顿、赔偿损失等制裁,由此引起的资金 额外支出和经营活动受阻可能会增加企业的违约率。二是担保风险。如企业用作担保的土地受到污染后价值会降低。三是责任风险,即银行为企业的污染项目提供融资、咨询等服务而被追 究连带责任的风险(苗建青和苗建春,2008;Aintablian等,2010)。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需要在贷前、贷中和贷后对企业环保信息进行定期追踪和检测,以尽量减少环境风险问题对银行的不利影响。何德旭和张雪兰(2007)指出,向“两高一剩”企业发放贷款,短期内可能回报较高,但若企业发生污染事件,银行不仅社会形象会受到影响,还将面临较高的信用风险。特别是在环保执法趋严的背景下,这类企业的盈利空间被严重压缩,银行面临的环境风险将不断加大。

 

相比之下,商业银行将信贷资源转移到前景良好的绿色环保产业,则有助于控制环境风 险、改善资产质量。 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也可能对财务绩效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绿色信贷增加营业成本但却无法带来相应的收益。成本方面,商业银行监测企业的环保达标情况,需要付出额外的甄别成本,并且绿色信贷支持的节能减排项目大多期限较长,管理成本高。收益方面,为了支持环境保护,商业银行可能会以优惠利率发放绿色信贷,而绿色项目本身具有较强的正外部性,在外部性没有充分内部化的情况下,经济效益可能欠佳。

 

二是绿色信贷政策的实施会使商业银行丧失部分客源。一方面,被限制贷款的企业很可能 成为竞争对手的新客户,导致采取绿色信贷政策的银行短期利益受损;另一方面,对于前期投资较高的“两高一剩”行业,银行信贷存在被动续借的问题,如若即刻停止对其放款,可能会使企业资金链断裂,导致银行难以回收前期贷款,从而遭受严重损失。

 

三是绿色信贷挤占了银行核心业务资源。为了满足不同利益相关者的诉求,商业银行在对 有限的资源进行使用和分配时需要进行权衡,而承担环境保护的社会责任会强化其资源约束, 导致银行将资金和人力用于绿色信贷等非核心业务活动,减少了可用于增强核心竞争力的资源,从而对银行财务绩效产生消极影响。

 

(三)研究假设

(1)理论分析表明,绿色信贷对银行财务绩效既有提升效应也有减弱效应:新业务领域的发展和环境风险管理能力的增强会提升财务绩效,而成本提升和客户流失会降低财务绩效。因此本文提出如下竞争性假说:

H1a:商业银行绿色信贷投放的增加会提升财务绩效。

H1b:商业银行绿色信贷投放的增加会损害财务绩效。

 

(2)现实中,商业银行开展绿色信贷的一个明显差异,是规模较大的银行绿色信贷投放更多,在总贷款中的占比也更高。大银行实力雄厚,能配置更多的资源用于绿色信贷体系建设, 因此绿色信贷政策更完善、业务流程更健全、风险管理技术更成熟,从而能更好地通过环境风险管理渠道发挥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积极效应。

 

此外,大银行因为资源更充足,开展绿色信贷对其他盈利性业务的挤出效应也较小。小银行则由于知名度较低,在传统业务领域的竞争力弱于大银行,更需开拓新领域,寻求差异化竞争。因此,开展绿色信贷、打造特色品牌对小银行提升客户认知度、在新兴业务领域树立竞争优势的作用更大,对财务绩效的积极效应也更强。此外,小银行因为资源有限,会更谨慎地利用投入在绿色信贷业务中的资源,使其为银行带来更多的收益。因此本文提出如下竞争性假说:

H2a:规模较大的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正向影响更大。
H2b:规模较小的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正向影响更大。

 

(3)资本监管是约束银行信贷扩张的重要制度。商业银行投放信贷会消耗资本,降低资本充足率,而目前我国对绿色信贷风险权重没有特殊规定,因此按照《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 中“一般企业债权的风险权重为100%”的规定,商业银行投放绿色信贷会占用较多资本,从而使资本充足率降低更多。

 

为满足资本监管要求,商业银行有两种方式:一是补充资本金,包括在资本市场发行股票、二级资本债等,但由于投资者与银行管理层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银行通过资本市场融资面临较大困难,需要付出较高的融资成本;二是调整贷款结构,比如放缓其他类型的贷款投放,以节约资本用于投放绿色信贷,而这可能会使商业银行丧失高收益的优 质项目。2013年实施的新资本管理办法提高了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达标标准,资本充足率较低的银行会面临更大的资本补充压力。因此,这些银行在配置资产时需要更多地考虑资产的经济效益,充分利用目前有限的资本,而收益前景尚不明晰的绿色信贷显然不是优质资产的首选。如果商业银行要投放绿色信贷,就可能不得不承受较高的融资成本或其他传统高收益贷款的机会成本,从而对银行财务绩效造成不利影响。因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说:

 H3:资本充足率高的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正向影响更大。

 

(4)绿色信贷主要投向绿色交通运输、建筑节能及绿色建筑、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等领域。这些绿色项目的典型特点就是投资周期长,并且比同行业的传统项目更依赖长期融资。因此,商业银行向绿色项目投放贷款会加剧自身的期限错配问题(马骏,2015;Chen等,2017)。

 

流动性水平高的银行有充足的流动资产或稳定负债支持绿色信贷业务,比如存款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是一种稳定性较高的负债,并且资金成本较低,因此存贷比低的银行可以利用较低的成本在资产和负债端进行期限错配,从而获得较高的期限溢价和息差水平。

 

而对于流动性较低的商业银行而言,一方面负债端没有充足的稳定资金支持商业银行投放中长期绿色信贷,因此需要从金融市场更频繁地滚动短期批发融资,从而会增加其负债成本,流动性风险会随之加大;另一方面,如果因为风险管理或监管要求等因素无法进一步加大期限错配,则需要减少其他中长期贷款的投放以支持绿色信贷,可能会对银行财务绩效造成不利影响。因此本文提出如下假说:

 

 

H4:流动性水平高的银行开展绿色信贷对财务绩效的正向影响更大。

 

 

 

媒体联系

 

电话: +8610 8302 0198

传真: +8610 8302 0197

邮箱: marketing@scai-glob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