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中文

 

English

 

CopyRight  © 2017 中科聚信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46623号-3

金融的本质与未来——之三

来源:
www.scai-global.com
发布时间:
2018/08/07 16:14
【摘要】:
金融的本质与未来:金融业已经步入黄昏?

本文来源:银监会网站

 

作者 | 肖远企  研究员,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审慎规制局。本文为个人研究思考,不代表所在单位观点, 文责自负。

 

三、金融业已经步入黄昏?

 

回到篇首的问题,金融业发展到今天,面临前所未有的复杂挑战,是否意味着金融业会被颠覆甚至消失吗?我们可以从以上讨论的金融中介的主、客观维度基础的角度来审视这个问题,并对金融业的未来作出展望。

 

(一)当代金融中介面临的场景变化

 

金融行业之所以面临“颠覆论”或“终结论”,正是因为其经营环境的发生了重大变化,而这种变化恰恰体现在其中介本质的基础变化。换言之,从对金融中介基础的分析出发,在当前全球化、信息化和大数据的时代背景下,上述的客观和主观维度的基础面临着挑战和重新定位。这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信息透明度和可及性提高。在信息不对称方面,历史发展表明,越是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信息交换和共享程度越低,信息不对称现象越普遍,从而为金融中介机构提供了展业舞台。如今随着信息科技和网络的发展,信息量大幅增加,甚至出现了“信息过度饱和”。这让人们现在很难想象16世纪那种依靠简单信息垄断建立起庞大金融服务体系的场景。二是技术革新与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金融与科技素来密不可分,金融机构之所以能够占据信息收集和处理的高地,就是仰仗其始终领先其他行业的技术手段,特别是20世纪下半叶以后迅速发展的信息科技,促使金融机构在风险计量、数据处理、信息系统开发等领域建立起显著的领先优势。但金融机构在风险计量和投资决策模型方面,仍然存在较大瓶颈,导致金融服务缺乏弹性和效率。近年来,金融科技的迅速崛起正是抓住了金融中介的技术基础,从信息收集和风险管理两个角度切入并发展起来的。三是金融机构的垄断性面临挑战。信息充分性提高和金融科技发展,对金融中介承担的主观和客观服务职能都带来了冲击。

 

一方面,传统金融机构积累的“信息垄断”优势面临消解;另一方面,金融科技的发展也对传统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和投资决策模式带来了冲击。根据剑桥大学替代金融中心(Cambridge Centre for Alternative Finance,CCAF)的研究,欧洲80%的网络信贷平台都使用了自动匹配模式的决策系统(FSB,2017)。英国的一项调研显示,90%以上的零售投资者都认为,网络信贷的便利性和效率是决定其参与其中的重要因素(Baeck等,2014)。因此,信息数据处理模式的变化和投资决策方法的发展,都对传统金融中介机构的固有优势带来了挑战。

 

(二)金融会被终结吗?从中介视角的反思

金融中介基础固然面临重大挑战,当前发展势头强劲的各种新金融业态非但没有颠覆金融

的本质,反而更加强化了金融业作为综合中介的实质作用。包括金融科技在内的新业态,其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恰恰在于能否更好地完成金融中介职能。因此,按照金融中介存在的两维分析框架,可以对金融业的未来发展作出展望:

 

首先,客观维度的信息不对称仍将继续存在。在当前信息社会的背景下,数据的体量、范围和交流速度都已呈爆炸式增长,人类社会已经从“信息科技时代”步入“数据科技时代”。但数据的根本属性仍然是信息,数据一词(data)的原型datum(data为复数)在拉丁语中本身就有信息的意思,因此数据科技其实是推动信息充分和对称的深层次努力。借助科技手段,信息的触角已经几乎延伸到了社会的各个角落,但是距离信息完全充分和对称仍存在质的差异。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上文提及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理论在20世纪50年代就力图构建以信息完全充分为前提的经济学模型并引领了经济学几十年的发展,然而在大数据时代的背景下,其关于信息完全对称的假说(如经典的Arrow-Debreu模型和MM定理)反而遭到了更加广泛的批评,尤其是其可以通过提高透明度实现“信息完全充分”的观点受到了普遍质疑。从金融中介基础的客观维度来看,当前资源配置、供需变化、资产价格和信用等信息仍然无法实现对各交易方之间的完全对称、充分和透明。特别是社会经济活动效率大幅提高,对信息抓取和加工的要求也“水涨船高”,因此金融中介存在的广义信息不对称基础仍将长期存在。

 

其次,从主观维度来看,信息处理加工专业能力的差距继续增大。在信息充分性提高的背景下,对经济活动参与主体而言,要实现从信息向决策的有效传导,必须具备信息筛选、清洗和加工的专业能力,特别是综合决策能力。同样的信息掌握在不同人手上,可以创造的价值千差万别,而金融机构在漫长历史中积累起来的正是这种将“信息转化为生产力”的专业能力。具体来看,大数据时代拓展了可以用于作出信用风险判断的信息来源,从过去单一财务信息扩展到企业或个人的生命周期和行为模式。但是如何将这些与财务状况并不直接相关的“弱数据”与信用决策挂钩,对信息处理和加工提出了新的挑战。对于没有接受专业训练的人来说,即使获得交易对手全方位的信息,也难以而且可能更加难以作出合理的投资决策。而反观金融机构,在过去几十年已经积累了成熟的风险计量和资产定价技术,并广泛用于信贷业务管理;同时,以集中清算和撮合为专长的交易所,也在不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降低个体成员的交易风险和交易成本。特别需要指出的是,金融科技的发展从未脱离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正是推动金融科技发展最重要的力量。以信用风险为例,从20世纪80年代起,金融机构就开发和推广了以客户历史信用信息和财务信息为基础的统计模型,并且在巴塞尔协议II中被认可为监管资本的计量模型。商业银行和专业机构一直在完善信用风险模型技术,从简单的二叉树模型到多因子回归模型,以及更加前沿的神经网络等技术,遵循的依然是“信息”与“价值”之间的转换。因此,在信息化和科技革命的背景下,对各种信息处理加工并形成决策的专业能力将愈加凸显其核心竞争力,也将会为金融机构发挥信用创造作用提供更加广阔的舞台。因此,技术发展并没有消解金融业中介职能的根本基础,也不会带来金融的终结。相反,技术与金融的结合正是沿着更好地实现金融中介职能的路径,为通向更高质量金融服务铺平道路。

 

(三)金融业走向何方:金融结构的变化

相对于金融“颠覆论”和“终结论”,一个更合适的提法是传统金融模式面临颠覆和终结。新时代金融的表现形式将会追随外界需求的变化而出现以下变化:一是简单信息中介萎缩。在数据化时代,过去信息垄断的格局遭遇挑战,对金融机构而言,建立在简单信息中介之上的业务必然继续萎缩。最明显的将是支付、转账和简单结算等业务,这些业务受到移动支付等网络技术的冲击最大。根据BIS在2016年对成员国的调研,在金融科技业务中,支付、清算和结算业务占比达41%,市场支持服务占27%,而与信贷相关的业务只占18%(BCBS,2018)。可以说,金融机构依靠信息优势而“躺着挣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二是金融服务更加专业化和差异化。当前,金融机构普遍存在同质化经营的问题,金融服务的针对性不足,造成金融体系布局不合理,金融资源配置不平衡。在部分领域内存在重复竞争和过度金融,而另一些领域又存在金融服务空白或盲区。应该说,造成金融不平衡的重要原因是传统金融机构对经营场所、设备和人员的依赖,信息技术发展提供了远程操作的条件,从而延伸了金融服务的辐射范围,也势必会引起金融服务定位的调整。面对新技术的冲击,金融机构应当根据自身特点,以更具有针对性的定位为基础,制定专业化的发展战略。例如,大型金融机构应发挥其在综合服务和全面风险管理上的专长,而中小机构应挖掘自己的特长,加大产品的研发和推广为中小客户提供个性化服务。

媒体联系

 

电话: +8610 8302 0198

传真: +8610 8302 0197

邮箱: marketing@scai-global.com